返回巴掌印+番外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十六章(第2/3页)

想见到她么?

    桌上摊开着一份假期作业,是哪科,不知道,封雅颂连一道题目都没读完。她把用笔点着下巴,一整节晚自习都心神不宁的。

    课间的时候,陈浩终于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直发呆啊,放假了学不进去了?”

    封雅颂回神过来,抬头看着他:“啊,我没发呆啊。”

    陈浩一脸不信,笑了笑,然后说:“你把语文作文借我看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作文?”

    “联考卷的作文,关于“任性”的那篇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封雅颂找出文件袋,翻了几下,把语文试卷抽出来给他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陈浩抖抖卷子,靠着桌边直接看起来。

    封雅颂看了一眼教室的钟表,距离放学还有不到两个小时,距离明天见面,或许还有不到十二个小时了……

    封雅颂把胳膊放上桌面,努力专心看着面前的作业。

    第二个课间,陈浩站起来伸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写得是好,学不来学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拎着封雅颂的卷子,悠悠读了一句:“……过分的包藏心性,会使生命之花萎靡凋零;太久的隐藏秉性,会使凌云梦想轰然倒塌,唯有率性而为者,才可惊奇发现,原来生命光彩可与日月争辉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别读啊……”听着自己的作文从别人嘴里念出来,莫名的奇怪,封雅颂赶紧抢试卷,一伸手,看到了自己五指亮晶晶的甲油。陈浩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封雅颂垂下眼皮,抓到卷子,把手缩进校服袖子里。

    她几下把卷子塞回文件袋里,继续做题。

    陈浩没有坐回座位,上课铃响了,他才小声说了一句:“你下巴上有道笔印。”

    封雅颂一愣,伸手抹了一下,又看了眼陈浩的表情,看来没有抹掉。封雅颂拿出小镜子,照着擦了半天,下巴都搓红了。等收好镜子,教室已经安静下来很久了,封雅颂重新拿起笔,却发现再也静不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晚上回家的路上,封雅颂跟封妈说明天要跟衣然出去玩。

    封妈看着前方开车,问:“作业不多啊?”

    封雅颂说:“还行,后面剩下几天抓紧写嘛。”

    封妈点头:“去玩玩吧,寒假之前,你们也就十一这个大假期了。”

    封雅颂联考考了27名,比上次有了很大的提升,封妈对她的态度也更宽松了起来。她认为封雅颂学习状态很好,而自己要做的,就是少影响她,多做些有营养的伙食,当一个合格的后勤军。

    封雅颂失眠到很晚才睡着,第二天却早早就醒了。她去卫生间洗了澡,吹干头发,又停在镜子前面磨蹭了半天。

    封妈简单做了些早餐,吃完早饭,封雅颂回到房间换衣服。

    她穿上了无袖的棉麻白裙子,外面搭了齐腰的牛仔外套,这只是外表。裙子里,她悄悄换上了整套的内衣,简单的基础款式,显得不会太用力,浅粉纯色,又有少女的柔软。

    封雅颂整理好小挎包,走到门口准备穿鞋时,封妈路过,立即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穿这么少?太冷了,今天外面又刮风了。”

    封雅颂镇静地说:“之后越来越冷,更没机会穿裙子了。”

    封妈放下手里的抹布,往卧室走去:“想穿裙子也行,但别直接露着腿,着凉了……”

    封妈从衣橱里翻出了一条肉色毛线裤袜,递给封雅颂:“加上这条袜子。”

    封雅颂哭笑不得:“这么穿也太丑了。”

    封妈说:“哪里丑了?这袜子就是肉色的,不是跟光着腿一个效果嘛。主要是保暖啊,出门玩一圈冻感冒了,岂不是得不偿失,回头开学……”

    封雅颂赶紧接过袜子:“知道了,我穿上还不行么。”

    封雅颂把裤袜穿好,重新来到门口,穿上白球鞋,然后她喊:“我出门啦。”

    封妈的声音从屋里传来:“零花钱还够么?”

    “够的,上次给我的还没怎么用。”

    封妈说:“嗯,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封雅颂下了楼,站在楼道外面,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没有直接往小区大门走,而是沿着小区道路先走到了公共厕所。

    封雅颂进入一个隔间,锁好门,交替抬脚,把裤袜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光滑的腿部重新露了出来,封雅颂感觉舒服多了。她扶着门框,赤脚蹬进鞋子,然后看着手里的一团袜子,也没有太多处置办法,只得把它塞进小挎包里。

    封雅颂从公共厕所走出来,感到外面温度一下低了几分,风微微刮着,带来料峭的秋意,裙摆拍打着小腿,无尽清凉。

    她迎着早晨的太阳走,感到心里有些不安,又有些紧张,她仰起脸呼吸,在那些背后,又体味到了更深处的自由。

    封雅颂在小区门口坐上公交车,两站之后,她下了车。

    公交车门关闭,从面前驶走了,东方中心宾馆就在马路对面。

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,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