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巴掌印+番外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十五章(第1/3页)

    封雅颂按着计划,每天匀出两个半小时来备战联考,她写完了三套往年试卷,和陈浩对好了答案,把做错的和不会的知识点都重复练习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又一个周末过去,周一的时候,百校联考到来了。

    桌椅拉开间隔,书本全部收掉,监考老师站在讲台上拆封。寂静的教室,只听得牛皮纸袋撕扯的声音。

    封雅颂看了眼一步远的陈浩,他双臂搭在桌上,晃着笔不耐地等待着。她又瞥向另一侧的窗外,树荫葱郁,校园墙外有行人在走。最后她视线回到自己的桌面上,她伸手把写字笔,铅笔,橡皮等一一从笔盒里取出来排好,然后将头发重新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秒针“咔嚓”走正,一声铃响,老师开始快速发卷。

    上午语文,下午数学,封雅颂做得都算得心应手。语文科目本身分差不大,封雅颂字迹规整清秀,在阅读和作文上也更占优势。做数学试卷时,封雅颂甚至遇到了几道熟悉的题目,只是形式稍有变化,考察的公式和解题思路都是一样的。果然,跟前几年联考都是同样的出题人,换汤不换药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上午,理综试卷发下来,封雅颂沉了口气,按着顺序,首先从物理分卷开始做起。前面还算顺利,到了大题部分,她在一道电磁题目上卡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题目的模型比较复杂,物块在磁场中先是直线下落,继而又是圆周运动,封雅颂花了很长时间分析了轨迹,才提笔开始计算。前两问写完,封雅颂感觉求得的结果不大正确,她重新读了一遍,发现自己忽略了重力项。她着着急急地开始修改,好容易改好了前两问,她才想起来抬头看时间,一个半小时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理综考试统共只有两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封雅颂心里顿时紧揪,放弃了剩下的一道物理大题,开始做卷子的化学部分。好巧不巧,这套化学题的计算也很复杂,那些材料的克数,溶剂的体积都是小数点好几位的,封雅颂忙乱地算了一遍填上结果,也没时间再次检查了。

    她开始做生物部分时,考试时间仅剩二十分钟了。

    封雅颂几乎是大脑和手指齐动,一边读题一边飞快地填写生物卷,考试结束铃响,她将将填好了最后一个空。

    试卷被收走,封雅颂感到心脏怦怦直跳,手腕都写酸了。

    同时,她心里也知道,自己这次的理综成绩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下午答完了最后一门英语,联考终于告一段落。无论考好没考好的,终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两天由于排了考试,留下的作业不多,所以晚自习时同学都轻松了一些,教室里时不时响起窃窃的聊天声。

    封雅颂复习了一遍物理笔记,然后把错题本换到桌面,打算把开学以来作业里的错题整理一下。

    她低头翻找练习册的时候,听到身边翻书的声音比她还大。封雅颂抬头一瞧,陈浩在座位上坐得端端正正,正在翻阅一本青年文摘。

    封雅颂好奇地凑过去:“大神居然还看闲书啊。”

    陈浩说:“哎,不算闲书,学习一下。”他晃了晃书皮,“看别人的文笔怎么能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语文考试写作文受打击了?”

    陈浩说:“可不,特意省了一个多小时来写作文,憋半天也憋不出个美如画的句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议论文要什么美如画,立意别跑题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议论文也得写把开头结尾润色一下啊,总不能一上来就讲道理。”陈浩往后翻了几页书,又问,“对了,你的作文题目叫什么?”

    这次的作文题目还算宽泛,在题干里列了几个材料文献后,让大家谈谈对“任性”一词的理解。

    封雅颂说:“我的就叫‘率性与妄为’,把‘任性’分成了率性而为和肆意妄为两种,分别谈论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浩捂了下脑袋:“哎,我的题目叫‘优秀才能任性’,会不会跑题了……”

    封雅颂笑着说:“别说,跟你挺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封雅颂从书包里找齐了练习册,看到陈浩一脸苦大仇深地重新看起了一篇美文,她摇摇头,拿出彩笔开始整理错题本。

    尽管是百校联考,但试题都是本校老师批阅的,因此出分也快,考试结束第二天,所有的成绩就陆续出来了。

    封雅颂的理综考了200分整,不算特别糟糕,但是——

    她看了看陈浩292分的试卷,顿时无话可说。高三刚刚开始,还没有太综合的训练,理综就能接近满分,真是变态。

    陈浩察觉到了她的目光,嘿嘿一笑,把试卷扣了过去。他撑着桌子离开座位:“等着啊,我给你打探一下别人考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课间的教室,同学们讨论纷纷,陈浩挨个桌子凑过去看,不过他这个超高分在那里晃悠纯属招人恨,不断被人嫌弃地推远了。

    陈浩逛了一圈,又走了回来,悄悄对封雅颂说:“我看了,理综上200分的人不算多。你其他科分数也不低,进年级前三十名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封雅颂点了下头,也不愿多想
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,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